论偶像存在对我的正面积极影响_巫小诗

提及偶像这个词,不管你是眼冒亮光,还是心生鄙夷,都不可否认一点,那就是,你我都一样,都或多或少有过偶像情结。在那一段时光里自己的所做所想,回忆起来也许幼稚荒唐,但崇拜和幻想也成了青春中弥足珍贵的一部分。

我的室友非常喜欢某韩国男子组合,她的追星经费,全是自己省吃俭用做兼职攒下来的。为了去上海看偶像的演唱会,她几乎整个月没逛过街,不知道多少餐在寝室用小锅煮挂面吃。即便这样艰辛,她也笑着告诉我,买的最前排的座位哦。演唱会当天,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,简直是去赴一场浪漫的约会。

她的理想是当一名综艺节目的编导,她说:”如果有一天,在后台遇见自己的偶像,在他的跟中,作为工作人员的我,会跟普通的粉丝不太一样吧,或许还能聊几句呢。我会教会许多像我当年一样的小姑娘,追星没什么丢脸的,理智就好,要从偶像身上学到正能量的东西。”

我跟室友在偶像观念上,属于惺惺相惜的知己关系,她有她的韩国欧巴,我有我的中国公民,我的偶像是韩寒。

我十四岁的理想是嫁给韩寒,决心为配得上他而成为一名作家:为了他能给我颁奖参加了新概念作文大赛,结果颁奖礼来了小四却没他;坐着城乡破巴士去他的老家就为看一眼他长大的地方:去现场看他的拉力赛,在他得到冠军站在赛车上洒香槟的时候,奋力挤到他的车旁,就为轻轻碰他—下,让自己觉得他不是遥不可及:知道他结婚消息的时候哭成泪人:看到他女儿的照片许多人说长得像我时又觉得好笑……这些荒谬的夸张的过去,在现在看来,觉得诙谐又可爱。即便偶像看不到自己,自己也要努力变得更好来让他看见,这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女孩在追星时候的单纯想法。

有时跟室友聊到偶像话题时,我说,就算偶像站在我旁边,给我签了名,跟我合了影,又怎样呢?对他而言,虢就是一个脑残粉,跟众多脑残粉没有区别。所以,要努力啊,为他成为更好的人,某一天遇见了,冷不丁告诉他一句:”嘿,你知道吗?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嫁给你呢。”肯定把人家吓一跳,那多好玩。说完我俩笑成一团。呵呵,大概,真正遇见了,会羞得语无伦次吧,但我一定会跟他说一句谢谢,谢谢他陪我长大。

如果你也有偶像,无论别人怎么嘲笑你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享受崇拜一个人的过程,并接受着他传递给你的能量更好地生活。

你为他牵肠挂肚,为他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,而他一直在那里:像一把梯子,你左脚可以往上走,右脚还有休息的地方。

摘自《中学生博览》综合版2014年第10期